曾庆洪:自主品牌的确已到生死存亡关头

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曾庆洪

两会提案:保险部门应调整豪车理赔率

:今年您的提案中有一个是关于豪车附加险的,请您详细的谈一下您的提案,还有目前审议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曾庆洪:根据我们公关部的统计,豪车在中国的正在飞速增长,劳斯莱斯,宾利,翻一番的增长,中国宾利已经到了1800多辆。而中国汽车的保有量去年底突破了1亿辆。这样的话,交通事故可能也会逐渐的增加,因为车越来越多了,几率会增加,这样的话造成了什么问题呢?普通车跟豪车出的交通事故赔偿的问题。

去年雅阁车跟豪车,豪车是1200万的车,南京,包括温州,浙江都出现这个问题,撞了以后赔不起,80万怎么赔,大家都开车了,都买个保险,赔不起可能倾家荡产,这样怎么办?这个确实是一个社会的问题,所以我这次调查以后建议保险部门应该调整,完善豪车理赔率,可能要增加一点。另外对我们普通车的上限是不要提高,我们一般买保险可能是20万左右,那你撞了1000多万的,你怎么赔。

要改变这个制度,不是一下子,保监会有个程序、过程。所以我呼吁我们豪车的车主,是不是也是考虑在没有新的政策和制度出来之前,能不能就协商、免赔,当然我们普通车主能够承担之外的部分,我们豪车车主能够给予体谅。

企业规划:广汽整体上市随时可以完成

:广汽本田去年受到日本大地震的影响,业绩不太好,请问今年计划如何提高业绩?

曾庆洪:去年由于日本3月份的地震,以及11月份的泰国水灾,给日系企业在生产上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去年广汽本田这块应该到5万多台,还有广汽丰田,当然还有其他的日系企业,去年来说日系在生产上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去年同期是下降的。今年我想如果没有自然灾害的话,广汽本田我们去年完成了36.2万台,今年我们希望要40万台,也就是增长27%。去年9月份我们完成了第二工厂,产能24万台,也就是说,广汽本田产能今年会到44万辆,包括产品的增加,我相信今后规模会达到产能的要求。

:广汽最近跟长丰有一个合并,月底完成收购,估计什么时候会完成这个交易?您也提到跟日本三菱会有一个合资公司,就是发展SUV的业务,能不能介绍一下我们在这一方面什么时候会有新产品上市?

曾庆洪:广汽合并的是长丰,我们在3月7号已经停盘,进行换股,我们采取了两次的现金选择权。3月7号是第一次,现金选择权,对长丰的大股东,每股12块6毛5。第二次换的时候就是我们按照证监会批准我们,今年的1月31号我们受到证监会的批复,批复我们吸收合并这个广汽长丰上市公司,以后允许我们接着上市,那我们什么时候上市?就看整个股市怎么样,我们随时可以上,就是看股市,就是看时机上。至于小股东的利益,我刚才说了有二次选择权,当我上市的时候,我们上市的价格,发行价上报是9块09,长丰1股换我的1.6股。

上市当天的股价如果低于9块09的话,那我们用现金兑换,确保我们股东,9块09相当于1股是什么钱?相当于原来的长丰股是14块5毛5,我1.6股换他1股,我9块09的相当于现在的广汽长丰的股东1股,就是14块5毛5,保证小股东的权益,然后我们看时机上市。刚才还有一个是这个项目,在证监会来说是创新的项目,怎么创新呢?以前重组上市要经过两个部门,一个发行部,一个上市部。

这次我们审核只经过上市部,不用经过发行部,这也是证监会的全新的改革。

第二个亮点是我们是中国第一家,广汽集团第一家实现A股和H股整体上市的公司。还有一个亮点是刚才你提到的,国家发改委也批准了,我们接下来会跟三菱,成立50:50的合资公司。通过重组合并,也就是说,新的广汽长丰变为广汽三菱,争取今年会投产产品。

:广汽跟克勒斯勒在中国生产现在谈到什么阶段了?我们会不会在今年或者近期看到克勒斯勒在中国国产?

曾庆洪:自从菲亚特收购了美国的克勒斯勒,现在已经达到了58%的股份,已经是控股了,菲亚特已经控股了克勒斯勒这个公司了,也就是说广汽现在跟菲亚特这个项目,广汽菲亚特,应该理解成广汽菲亚特克勒斯勒的项目。

包括我们跟发改委也好,跟哪里也好,他本身是一个集团,我广汽也是一个集团,跟他合作已经有载体的公司,所以今后如果说在中国生产克莱斯勒的产品,法律上是没有问题的。克勒斯勒现在吉普车在中国去年大概销售了4万多台,看来反响还不错。克勒斯勒可能最大的优势就是吉普车,菲亚特的优势在微型车,这两个和广汽产品的结构是互补的,所以我们很愿意跟克勒斯勒,菲亚特合作,至于什么时候来投产,接下来我们看双方的今后的沟通。

:广汽马上就要回归A股了,只是时间的问题,现在投资机构给出了不同的预测,我查了一些资料,汇丰环球其实对广汽今年是减持的。原因是广丰跟广本结构性的竞争都存在。还有一个机构麦格纳对于广丰今年和明年的盈利还是比较看好的,您怎样看待这两种不同的状况?

曾庆洪:买股票都有风险。广汽这两年是整合期或者是建设期,我们为什么这样讲?广汽菲亚特今年7月份投产,广汽三菱下半年投产,广汽乘用车的也是今年真正开始有两个产品投产,还有广本的第二工厂,去年刚刚建好,第二工厂24万台去年9月份建成,广丰也是,我们这几个企业都是前年、去年在布局,今年下半年就要开始开花结果,所以我说今年比去年要好。

今后我们发展我们的战略规划,到2015年我们会到300万辆,到4000亿。我们这几年大概是这样发展,我们是透明的企业,实事求是,把事实告诉大家,你们怎么判断是你们的事情,我够胆说,有什么说什么,我承担责任。

自主创新:的确已到生死存亡关头

:现在遇到了一定的困难,去年有专家已经开始预言说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再加上像您刚才说的,如果要是再限制购车的话,将雪上加霜,广汽将怎样突破这个问题?

曾庆洪:我们这两三个月,十大集团我们几个老总都有碰头,确实是我们的面临着生死存亡,因为投资规模这么大,一下子产量下这么大,规模经济效益没有达到,那就亏,那企业怎么生存下去?汽车不要说赚100个亿很大,我亏200亿也很快的,我一年100万台,1台车降1万都100个亿,市场上很多车都降2、3万的,那就200亿了,我们面临更大的困难。

那这个困难怎么办?我刚刚说了,去年国家有很多下乡政策,购置税政策,一大堆的政策优惠,现在没有了,没有就下了。这两年怎么样把成本降下来,我刚刚讲了去了日本看完以后,他们真正的自主创新出路很大,我经常讲了一个企业,它通过5年的努力,我不说哪个企业,它的目标同样一条线,20多万台的一条生产线,投资成本要下降50%的目标,设备投资也要下降50%,材料成本要降40%,油耗要降低35%,这个企业五年达到了。你说这个革命性的变化,如果说这个企业来国内投资的话,那我们的竞争力在哪里?3万块的车,3升的油耗,很大的,不是QQ这么小的,就是说我们怎样突破?就是自主创新。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中国的汽车就分散,你研究你的电动车,你研究你的发动机,没有集中人力物力财力,散的最后就是重组,你说生死存亡可能死一批,这是经济规律,没有什么好说,现在有饭吃无所谓,等到没饭吃就像小孩一样,没有奶吃自然就抱给人家,要不就死。

自主创新是企业发展今后永远的课题,这块也是,不管哪个企业,这块如果说成本、质量、管理、服务,特别是成本这个如果说没有狠心,人家花五年的时间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如果不发这个狠心去抓管理、抓成本,很令人担心。

:建设这方面一直是您比较用心的地方,明年或者今后几年对像广汽吉奥,还有广本理念等等有什么样的远期规划。

曾庆洪:这是我在两会期间提出的意见,怎么样加强,建立汽车强国。我想要建立经济的强国,首先要有一个自主产业竞争型的企业,那么全世界美国、日本、德国都是汽车强国,也是经济大国,国家要强首先企业要强。汽车产业现在我们只能说是一个制造国家,远远没有达到真正的创作国家。因为我也是广东省的汽车协会的会长,我非常理解中国现在的自主平台面临的困难,现在特别是中低档的车,去年已经走下坡了,并且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我们的车型跟国外还是有差距的。所以我们希望国家怎么样的支持发展,一个建议是财税方面支持,第二个是政府采购方面的支持。

这样的话,带动整个国民使用国民车,我想日本、韩国都是这样,所以广州市的市长现在是带头使用广汽传祺的的车,我相信有这个带头我们国民车一定能够发展起来。我也是合资品牌出来的,以前跟合作企业,广本当了七年老总,我现在集团当了七年的老总,很有感受。以前引进外国企业进来,我们很多的政策,引进外资,现在慢慢没有了。现在慢慢把以前的对外资政策放在我们这里,我相信应该也是公平的,对等的,我相信外资也可以理解,所以我希望国家、政府部门,包括我们市民都应该来支持自主企业。

:自主创新这方面,想请您评价一下近几年中国汽车企业自主创新的表现,进行到什么样的程度?咱们广汽是怎么做的?

曾庆洪:这次温家宝总理报告的主题是自主创新跟改革,这是整个报告的重点、亮点,自主创新又涉及到我们国家今后的可持续发展。

前几年是中国吸收消化再创新,在汽车产业这块我们希望真正具有核心技术的竞争力,要创新就要有竞争力,但要创新不容易,你想再创新更难。我刚才说今后中国汽车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核心的技术,核心的人才。核心技术就是发动机、变速箱控制系统,我们承认现在特别自主这块确实跟人家有距离,但是我们希望通过包品牌,我不知道在座的有多少人开我们的汽车,首先媒体要开始,但是中档车应该是跟国际同质化。但豪车我们还没有到,这确实是。

自主创新这块怎么样加快力度,就是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包括尖端人才,尖端的技术,全世界全球化,这可能是我们要面临的。这次我专门提了国家怎么样来支持这块,这也是我们中国汽车几大企业,我们一起开几次会,一汽、二汽、上汽、广汽、长安、北汽,这几次会专门研究这个问题,加快自主创新,加快发展。

兼并重组:中国未来只余5家车企 广汽不排除被兼并

:广汽之前整合了很多家企业,现在对国外兼并有没有兴趣,还有想请您谈一谈在整合这方面的经验。

曾庆洪:兼并重组,广汽会根据我们产品的结构,今后发展战略的布局去重组兼并,不会为了做大而做大,或者为了兼并而兼并,我们不排除国外的,但到目前为止没有这个计划,第二个你刚才提到国内的重组,我谈一下体会吧,不是说什么经验,我最大的一个体会就是国家的一些政策,很多部门可能不够协调。

比如我要重组长丰,长丰是上市公司,广汽在H股上市,A股还没有上市,那兼并以后我上市就遇到问题了,同业竞争,那怎么办?国家发改委同意我去兼并长丰汽车,但是我去上市的时候它已经是上市公司,也就是说一个非上市公司去兼并一个A股的上市公司,遇到这个问题我就上不了市,既然鼓励我兼并重组,但是遇到上市,就是证监会跟发改委跟其他部门的政策怎么协调。

第二个体会就是文化,我们跟吉奥重组也好。跟长丰的合作也好,最大的重组问题是什么,就是文化观念,哪怕湖南、广东这么近,可能很多大的文化,广东文化、湖南问题要有时间磨合、整合。我想重组有两个很大的问题,一个是政策,一个是文化,在体制上我们还可以,体制上我们跟吉奥是一个民营的企业,民营跟国营怎么合作?我们怎么样让吉奥这种灵活的民营机制,还有杭州的地域优势,还有产品结构的互补,我们去重组吉奥,但是要有一段时间去磨合。

:您在近几年履职过程中对哪些议案是特别关注的,现在的效果怎么样,您怎么评价这些年来作为履行人大代表职责的感受。

曾庆洪:我是连续两届了,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作为代表,怎么样履行好自己的职责确实很重要,我是来自汽车行业的,所以对行业的情况比较了解,提很多的建议、意见大部分是行业的,法律法规的,当然有一部分是民生的。在这将近十年,我也没有统计过我提了多少,你们上网找一找,每年有十个、八个,这就是反映民意民生、行业或者法律法规,通过调研,比如汽车系统我就发书面的或者有时间去调研的直接材料,比如我第一个提出关于汽车召回的问题,2003年马上得到政府的重视以及消费者的支持。

我跟本田合资,外国可以召回,为什么我们不能召回?这车出了质量问题就要对客户负责,虽然我是做车,更要考虑社会的责任,企业出了问题这个企业更难发展下去,所以我们要有这个责任,但是我们当时没有这个法律法规,没有召回的这个问题。到现在最遗憾的是我要提出汽车三包的问题,到现在没出来,你们可以上网找一找,三包问题也是对我们的消费者权益的保障,三次修不好涡轮机都可以退货等等,但是现在非常遗憾的是很多配套的政策没有跟上,法律法规的。

比如说谁的判断?鉴定部门在那里,检查部门在哪里?我们遇到这个问题,比如我这个车撞了以后安全气囊没有出来,那你说是什么责任?每台车像飞机一样都有一个黑匣子,什么时候刹车,刹车时候多少速度都有记录的,但解密是在哪里?是厂家。所以我们国家鉴定部门、质量判断部门要监管起来,这样的话天天打官司,怎么鉴定是谁的责任。我们很多的技术,法律法规没有保证。

:今年您有6个提案,有4个是说汽车的,呼吁政府鼓励投资汽车企业,加大汽车对研发这块的投入,我们也看到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汽车行业被列为中央的控制的产业,现在能源、环境还有道路交通方面汽车产业发展都造成很大的压力,尤其是交通拥堵的问题,您怎么看待在目前汽车产业在这么多的障碍、限制的情况下还呼吁政府鼓励发展汽车产业发展,政府已经把汽车产业列为中央控制的产业,这种矛盾您怎么看?

曾庆洪:总理的报告在今年的工作中第四项提到关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到汽车、船舶、钢铁、水泥产能过剩,怎么盘活存量的问题,是有这个,然后鼓励大家去兼并、重组,这是总理报告提出来的。总理还有一个报告是鼓励新能源节能汽车。这个报告有10多项提到汽车产业的。

我觉得总理提得非常好,重组的问题摆在我们的面前,美国三大企业,原来十多二十家,中国多少家?140多家整车企业,现在前10家我们集团占了87%,我相信中国应该向这个方向发展,效益规模化。去年我看了资料,我们每年的石油产量是4.23亿吨,进口已经超了2亿多吨,已经超了50%。也就是说石油能源依靠进口很大,汽车消耗的是多少?汽车消耗的是1.5亿吨,也就是说差不多一半给汽车了,所以石油能源问题是很大的问题。

第二个就是环保问题,就是PM2.5的,除了保有量,除了政策怎么节能,最近我去了日本大发公司,白水社长请我去的,我看了感触很深,大发的目标就是成本要降低很大,多少不好说,但是性能提高很高。油耗比传统的汽车降低30%几,100公里是3.3升,正常的汽车消费都差不多,我们传统车现在油耗2005年是8.9,美国企业平均油耗,2008年要降10%,2015年再降20%,现在新能源节能汽车每台汽车6.3升100公里就有补贴3000块钱,你提的这个新能源汽车的问题我们要发展。

中国汽车产业这块面临这两个大课题,就是除了环保、节能、安全,接下来就是怎么重组,就是规模经济。我相信今后中国会像外国一样,东南西北中起码5家吧,我希望广东作为南部形成一个集团,可能我们以后也会被人家兼并。

汽车限购:设施不配套 迟早要限

:目前交通拥堵也是大城市的弊端,您的建议里面有一个是地方限购,目前北京,深圳也是,打算开征拥堵费,这两个模式是不是达到治堵的目的,您是怎么看的,是不是支持开征交通拥堵费?

曾庆洪:确实现在汽车行业遇到一个能源问题、环保问题、堵车问题,我刚才讲了两个问题,现在是堵的问题。北京已经限了,限到24万台,每个月2万台,原来我们北京是80万台一年,北京一下子降了60万台一年,我想讲一个观点,总是拿美国来比,美国现在1000人有多少台车,800多台车,差不多一个人一台车,我们现在1亿台,也就是我们1000人只有68台,中国一个发展没问题,我如果说像美国一样,全球的石油都不够用。第二个就是说我们应该怎么样来判断,我拿深圳来说,深圳现在的整个深圳的道路只有6800公里,现在深圳已经去年12月份200万,全中国第二,汽车,按所有的机动车排第八,广州第二,汽车里面第二了。

深圳每公里是300台,每条路就是四车道,一台车10米吧,把深圳所有的车开出来,不用走路了,整个深圳就是停车场,所以我们应该说国际标准是1公里270台,这是警戒线,也就是说深圳已经远远超过警戒线,你说深圳应该怎么办?限不限堵?迟早要限,不管是广州还是哪里,你不限,要不你搞多点马路,多点停车场,你有多少停车场?多少马路?还有多少能源?我们有系统的工程你算一算,比如说我一年1800万台,更新可能就1200万台,提到新增的可能就800万台,今年我相信会超2000万台。可能1200万台是更新的,800万台是新增的,我们的马路、能源和停车场能不能跟得上?如果说协调发展能够和谐,车、社会、环境,如果整个系统不协调,迟早都要限。要不限,哪个快,马路没有这么快,车快了,那我肯定先限汽车了,这个肯定很简单的道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曾庆洪:自主品牌的确已到生死存亡关头